无题

三百万年在我手里
眼角眉梢间已化作粪土
揉碎了
再把它冉冉的展开
晶莹剔透了
是弥漫着的通透
火火火
这淋漓的刺痛了的力
燃尽湮灭掉 时间苦甜的朦胧色
去吧
就在那转身的一瞬
在那张开的嘴角,
在那嬉笑的,或者愤怒的,或者冷漠的,
或者是凝视,或者是听,或者是雨点,或者是红
伶俐
这幽蓝的剑 斩 斩断成一股凛冽的醉,
一种抚慰的静
一丝甜 一滴泪 一股决然 一捧飘忽忽的沉重

周五的呼喊

每当这个时候, 我的内心深处都会响起一个声音

这个声音来自美索不达米亚平原的两河流域
这个声音来自古埃及的法老的金字塔
这个声音来自罗马帝国声嘶力竭的角斗场

带着飞翔的姿势,

他飘过了阿尔卑斯山,
他在地中海上空徘徊,
他越过了托斯卡纳,
他见过了雄伟辽阔的大西洋,
他追随着麦哲伦的足迹,
他在达尔文的”贝格尔”号上面驻足,
他骑上了拿破仑人战马,

以一种特有的骄傲和蔑视,
以一种无坚不摧的历练和果敢,

形成了一个声音:
到冰场去!
到冰场去!
到冰场去!

最终幻想

在那随风飘逝的言语里
有我摇曳的心
在那云霞流动的明天里
有我雀跃的声音
在那月光流华的明镜里
有我玉碎的心
在那流星闪灭的灰烬里
有我柔软的泪滴

无与伦比

这脸庞
这触觉
消失融化在晨露里
好想再去
梦中再见

随机

一枚硬币被抛向了空中,
他在飞舞
从此他就脱离了我的手心
追寻或者去寻找
一个方向
正面还是反面
他们管它叫做自由
只是只是,因为
我的无知还不允许我去窥探,
或者去领悟
是那些凝视着的眼神么?
是那流动的思念么?
是新年里的第一片雪花么?
是出生的婴孩深邃宇宙般的眼神么?
永恒还是随机?
随风飘散么?
随风飘散不好么?
随风的2017
我的2018,随机应变吧

那就这样吧

那就这样吧

似乎还没有认真的想
我的2017到底是怎么样了?
而现在已经站到了它的最后一个月
看着厚厚的日历已经翻到了薄薄的最后几页
这日子过得似乎也太快没实感了吧?
2018要来了…

2018要来了.
当我这样告诉自己的时候
还是没有这日子的实感.
不知道这新的一年到底意味着啥?
这2017除了留下那丝丝的皱纹
及暗淡下去了眼神外
还有什么其它更
“印象深刻””刻骨铭心”的么?

日子沉浸在了这一杯杯的咖啡里,
今天12月5日, 晴, 外面阳光正好,
巨大的落地窗隔开了, 行人把衣领收得更紧
阳光午后倾斜着

小区的大门上出现了一个新的广告牌:
“门外天下, 门内家”
原来所谓的世界那么大只与家隔了道门的距离!

我想回家…

依然不知道自己做的到底对不对啊?
依然不知道如何清醒的做决定?
依然觉得对不起
我最亲近的人, 如果我做了错事, 请原谅我, 因为那真的不是我的本意
依然在想, 有没有办法赚到更多的钱啊? 是不是更多的钱就可以解决所有的问题?
依然有两个声音: 到底靠不靠谱啊?

ま、いいが、しょうがないな。
那就这样吧

琐碎

(习大大的讲话很是提气,自己的问题还是要自己去解决,,,我要承担起我的责任,这种责任我不会去推给任何人)

太遥远会变得模糊
太近了又会急功近利
如果想忘掉事件B
那就去做事件A

愿景,战略, 历史使命
所有需要考虑的方面;
以及原理,思想
这些都是强大的武器

剩下的就是执行力,执行策略的问题了

全面思考,统筹安排,要有敬业精神
付出,调查,提看法,做尝试,总结经验教训。
走自己的路,,,
既然世界上没有任何两张一样的树叶,那也不必完全COPY另一种方式
这种意义是否合适,应该怎么办的使命只能属于自己

在这种关键领域,关键问题,靠不得别人,跟着别人学也只能跟别人的屁股走。
要实现关键领域的突破
才能带来整个技能链的升级。
才能为解决问题提供自己的模式,自己的方案
做到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

琐碎

太宏大了容易迷失
索性就沉浸在琐碎里
看眼前的柴米油盐
看眼前的一餐饭

连迷失也变成一种正式
静静的
体味正在做的事
或许是正要说出的一句话
或许是是正在做的家务
或许是正在切的菜

不去想眼前做的事情到底有什么样的意义
时间就会变慢

不念过去,不畏未来
一步一步,走到那个终点

如果上天真的安排了我没有
这也是太幸运了吧?
每个灵魂都有他要完成的课题
这安排,这存在,这灵魂,终有一天,我将什么都不带去

意识到在一天天的老去
而生命就组成在这一天天里
积极的和消极的
我要安排他们多少的比例?
伟大和渺小
我喜欢用最弱的声音发出最倔强的意见,这样好么?
ゆく分からないだよ。

境界

如果没有见到这整个世界
我会心宁的守在这斗室里
但现在既然见到了整个世界
不安分也许是一种设定

一间房子再大,也不过数百平
中国的面积有960万平方公里
而地球,也不过太阳系中的一颗蓝色星球
在整个宇宙,也不过微乎的一角,也许会更小

有限,不过是一片容身之地;
无限,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
从外而内的,看眼前,看明天,看明年,看上下几十万年
看眼前的一株花草,看地平线的连山,看淹没在地平线的异世界

看平静海面下的波涛汹涌

而此刻,思念化做一滴晨露
化做一种微香
化做了一个质子的0维展开,以弥漫的姿态
渗透进了每一粒存在

1和10之间只差了9;10与100间差了90;100与1000间差了900

黑客帝国里的世界有6个层次;在物理理论里,世界最多可以有11个维度

在游戏的世界里,越到后面的级别所需要的经验越多;
需要的技巧,装备,新的技能,新的玩法来解锁
而有些角色,天生属性就是高上一个层次
无论从血值,潜力,装备,技能,魔力上

这种距离是数量级的;这种差距不是一点点;仿佛是在完全不同的世界

到了下个量级,所有的规律,认知都将失效;或者需要解锁新的技能

解锁新的技能,解开新的关卡,来到新的世界

新的玩法,继续寻找吧

悼念一条鱼

这是一条深海雪鱼
在你没被端上餐桌之前
你我并未谋面

不管这是命运的安排?还是纯粹的随机偶然
望着眼前的这一堆白股
你我之间也算是有了一种缘分

你生前是否有长大成人,娶妻生子?
被别人端到餐桌上也许是人类安排给鱼的一种命运吧?
不知道你是否明白?生前是否抗争?是否会在迷忙中问,为什么是我?

你现在在天堂还好?如果真的有天堂的话
你被端上了我的餐桌,我们渡过了短暂的半个小时,而这半个小时,就足以把你从千万条鱼里区分开来
你闯进了我的世界。。。
在这半小时之前,你和其它千万的鱼一样,对我并无一丝的特别
而这半小时之后,你对我就有了维持生命的意义,你以一种形式,参于到了我的世界里

你有名字么?你的朋友可好?你家人几何?你都去过哪里?
缘份这件事,想象它是命运的安排,就跟想象它是纯粹的随机一样
两个方向似乎都不能让人接受

在人类的几十万年历史里,也许鱼类更慢长
也许我们都拥有共同的海洋祖先也说不定
如果物质和元素永远不会消失的话,也许在几十万年的尺度上我们曾经相见又分离
如果物质不会消失,那灵魂呢?

这条深海雪鱼,愿你的生前充满绮丽,充满发现

困惑

难道一切都要非得要个答案?
难道解不出来的就是无能的?

又是一支烟无法说清的。
又是一杯咖啡无法解决的。

不过,就在刚刚,
我不在纠结,
不再去拼命的寻求那个答案,
我决定接受目前这个无解的状态。

也许,永远也不会再去好奇那答案。
也许,永远接受这种无答案的状态。

求解X

(昨天看书,看着一堆的数学公式发呆,想这些高考时可是很容易的才对。然后想到的是,数学界最大的发明也许就是,未知数X)

不管你现在想要的是什么?
让我们假设它是X。
这个方案的伟大之处就在于:
反过来从结果出发去寻找它的原因。
或者我们在开始的阶段完全不去关心X是什么。

让我们把X代入,进行求解和寻找吧。
让我们假设你已经拥有了X,接着去做其它的事情吧。

现实就会变成了:
你都懂得什么?
我懂得X。
你在干什么?
我在做X。
你到底想要什么?
X。
你在等谁那?
X。

哦哦,原来如此。
哈哈哈。
给你,这是X。
这就是你想要的。

唯心主义

有一种感觉,总有一天,唯心主义会占领更多的思想界的市场,有一天看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说我国已经实现了远距离使用量子纠缠的通信加密技术,有一种超出了理解范围以外的感觉,总感觉这样的技术也只在科幻小说里存在才对。

当我睁开眼睛,
这个世界就在我面前展现开它的绮丽,
似水的月光在霭霭的霾中绚烂,
有一只兔子从眼前跳到了草丛里,

而我也可以选择闭上眼睛,
让这深秋的风从耳边褪去,
让这加班的脚步从耳边褪去,
让你那似水的面容从耳边褪去,

而我,这一切的纷繁复杂从我的世界里失去,
我张开眼睛,你就占满了我的整个世界,
而我闭上眼睛,连世界也从我的眼前逝去。

连锁反应

意料之中和意料之外,有多少是在你期待之外的?求而不得,得而是意料之外,这种偶然也许才更是本质吧?

由A到B在再到C到D
像是去求解一个不知道答案的难题

就好像去餐馆点餐
请把盐递过来
服务员却端上来银耳珍珠扇贝汤
你用疑惑的眼神看着他
因为你要了A
而他回应了D

而现在求解到哪一步了?
也许现在得到的是B
也许是C
也许说不定D马上就要出现?
也许永远不知道有没有D

管他呢,哈哈哈

琳琅满目

(2016年过去了,我很怀念他,How Time Flys!!!)

走进超市
货架上精美的物品精致的一字排开
目光到底要落到哪里呢?

选择性困难
只能处理一个选项
拿起还是放下?

金锣火腿比双汇便宜了两块
不过还是选双汇吧

感谢那些我做过的所有的错误的决定
感谢那些站在选项前的徘徊
感谢我的犹豫不决

没有你们我不可能到今天的
你好,2017
再见,2016

豪迈

早晨,看到了清晨一缕阳光,情绪一下子豪情万丈。

我要用这清晨的一缕豪迈
去谱写一座高山的尊严
我要用你那橘红色的眸子
告诉世界这生的喜悦

挥动这光芒的利剑

斩杀出一个时间的节点,
一个感慨的瞬间,
一种时间的屏障

这里是黑夜
那里是白天

你是一万年,你是永恒,
你是地老天荒海枯石烂
你带来了光明
你带走了黑暗

如何表达一件复杂的事情和感情?描写这些身边的人事物吧,哪些会更重要呢?鬼才知道。

是深邃蔚蓝的天空?
是随风坠落的鸟?
是那曲谱写的千寻的华尔兹?
是你那划过发丝的手?

是旋转的冰舞?
是这微醺的懒洋洋的周日下午?
是那晚归的地铁7号线?
是这无霾的通惠河?

是换下来的那些沉重的厚衣服?
是那些量子力学的薛定谔的猫?
是人渣本坏里的冲出的太阳系?

生きているな不思議
死んでいくの不思議

日常

(不念过去,不畏将来,一切也只能向前看。前方,有什么好事在等着吧?)

又一次的,夏天就这么轰烈来袭
同事说今天最高37度
心里面飘过的是:我还没准备好
总是喜欢在这样炎热的夏天里想冬天穿厚衣服的样子
纠结的水平座

相似相连 不断不止
日子就如同音符一般流趟,一个个的音节
太突兀就不好听了
而现在到了夏天这个段落

一定,前方有什么好事在等着
一定。
过去不会太坏
未来不会太好

安全感

(每个人都在寻找安全感,可是,到底什么才是安全感呢?)

安全感?开什么国际玩笑?

一纸盖了红章的婚姻证书?
一栋巨大无比的70年产权的大房子?
一份恰似铁饭碗的工作?
一张躺在银行存折上的长串数字?

然后小心翼翼的生怕这些都化为乌有
疲于奔命的握紧双手说这些都是值得的

一个人说的不一定就是对的
一万个人都是如此也不一定是对的
大家都去做的也不一定是对的
跟着别人一块去,即使犯错也可互相安慰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安全感?

不可否认,人多的地方可能更让人觉得安全
但冒险
就是在没有地图的海上航行
忐忑,迷茫,兴奋,困惑,出发

存在

下午,阳光很美好,咖啡,小书,加上恰好的闲适,这就是一个存在主义的下午。情绪大好,作上小诗一首:

一阵微风拂面吹过
一只麻雀极速坠落
一首歌悠悠飘过
一阵烟味
一个漫长的周六
一种发呆的姿势时间就会变慢
一杯咖啡到底要不要有机豆
一本书
一双新鞋
一碗甜美的小米粥
一种颜色
一个懒腰
一种旋律
一次心跳170次
一种陶醉
一次飞翔的感觉

一次生
一次死
唯一一次的存在